心态 方法 魅力首页 > 砺剑成才 > 思想政治 > 正文

心态 方法 魅力
2009-04-30 14:28:00   来源:1   评论:0 点击:

——沈阳军区某师师长高光辉成长启示录
 
  “我们这代人成长的意义超越了本身,或腾飞,或跌落,都不仅仅代表我们自己。” 
                                     ——题记·高光辉

  引子:一个25年前的论断和一个群体的崛起

  一张泛黄的军报,今天捧读依然令人心潮起伏——

  1984年,祖国南疆正起战火,《解放军报》在一版显著位置发表评论员文章:《知识分子能带兵打仗》。针对当时我军第一批军事院校毕业生在战斗中的突出表现,文章断言:“毛泽东同志说得好,从老百姓到军人之间并未隔着一道万里长城。同样,从秀才到军人之间也并不存在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此文发表之际,正好是本文主人公高光辉刚从陆军学院毕业。弹指一挥间,当年在机械化战场崭露头角的“小秀才”,已经在建设信息化军队的今天,成长为指挥千军万马的师长。与他经历相仿、年龄相当的一大批“学生官”,也已经走上我军部队中高级领导岗位。

  “知识分子能带兵打仗”。回顾高光辉的成长之路,展望未来的信息化战场,我们欣慰地看到:这个论断今天依然熠熠生辉。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伴随着世界新军事变革的涛声,高光辉和他的同学们、战友们一起,走出了一条从莘莘学子到军中良将的跨越之路!

  翻开高光辉的从军履历,一条跨越之旅呈现眼前:

  从军29年来,他6次入校深造,10余次变换岗位。从排长、连长成长为营长、团参谋长,从团长、装甲师副师长、反坦克旅旅长成长为步兵师副师长、师长。

  从一名普通的大学生干部成长为全军优秀指挥军官,高光辉这名铁血书生一路披荆斩棘的足迹,吸引我们去探寻:在军旅之路上,他为何能走这么远?

  关于从戎的思考:“知识报国,是历史的必然”

  1980年盛夏,曾经是清代皇家“盛京围场”的吉林东丰县被热浪包围。东丰二中高三学生高光辉,在报考大学的前3个志愿里,填的全是军事院校。

  两个月后,高光辉如愿以偿,被大连陆军学院录取了。

  不经意间,高光辉走进了一扇时代的大门:我军指挥员,从此不单单是“猛将发于卒伍”,不再是由清一色土生土长的战士提干。他以改革开放后我军第二批大学生军官身份,成为带兵人。

  现在,回首当年一批年轻人的选择,高光辉这样说:“不是我选择了军营,而是军营需要我们。时代,已经引领当代青年走到这样的门槛:知识报国!”

  那天,谈起“知识报国”这个话题,高光辉思绪万千:

  ——中国书生领兵有传统,名将不少是书生:孙武、诸葛亮,岳飞、戚继光、左宗棠……我军第一代优秀将领:刘伯承、叶剑英、粟裕……很多也都是知识分子。但是,当代大学生携笔从戎,其意义已经远远超越了“书生领兵”。归根到底,在于战争的样式发生了根本变化。只有高素质的知识型军人,才能打赢高技术战争,这是一个不以我们意志为转移的铁律。

  ——我军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是一支“农民军”。当年,红军指挥员放下梭镖能打枪,就不简单;能识字、会看地图就是高素质。如今,随着国家发展、教育普及,指挥员的素质已经水涨船高。知识报国是个全新概念,也会成为普遍现象。

  ——很多发达国家,不存在“书生领兵”这个概念,大学生是军官的起码门槛,甚至是惟一来源……

  说着,他翻开部队干部的花名册:连长中有硕士,团领导中有博士,学士军官更是数不胜数。高光辉欣喜地说:“现在的部队干部哪个不是书生领兵?要说知识报国,现在的年轻人比我们当年起点高多啦!”

  “携笔从戎,知识报国,这支队伍已经从当年的凤毛麟角,发展到如今的浩浩荡荡。”展望军营,高光辉认为:“今后,还会有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投入建设强大军队的伟大事业。这个现象是历史的必然,也是未来的趋势。”

  关于融入的抉择:“学士硕士,首先要当好战士”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26年前,刚刚走出校门的沈阳军区某团一机炮连三排长高光辉踌躇满志,在笔记本扉页写下了这句蒲松龄的名言。

  没想到,刚到部队后不久,他就接连遭遇“下马威”——

  一名老兵向他“叫板”:“排长,比比单杠八练习!”结果,老兵一口气在单杠上做了10多个“大回环”,高光辉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没转出一个圈儿。

  百米障碍训练,战士提干的副连长非要和高光辉比一比。副连长跑完全程回头一看,高光辉被落下了一大截……

  一时间,高光辉感到无地自容。他很快认识到:必须放下大学生的架子,从普通一兵干起。不论学士还是硕士,首先必须得是个合格战士!

  7月,骄阳似火。连队修路,高光辉高烧烧得直冒虚汗。但分配任务时,他给战士分4米,却给自己分了5米;给别人分配的施工地段土质松软,留给自己的全是砂石地。


  一阵挥锹抡镐,他白皙的手上打起了血泡。战士们心疼了,赶过来帮忙。高光辉一把拦住他们说:“谁也别伸手,我这一是治病,二是治娇!”

  一手血泡,改变了战士对高光辉的印象:“排长肯干能吃苦,不是夸夸其谈的酸秀才!”

  为了补上体能短板,高光辉还给自己定了个规矩:每天坚持比战士多跑两公里,多练半小时。不到半年,他的武装越野成绩就打破了连队纪录。

  更多的细节,让战士们心窝发烫:一次雪地越野,战士孙日刚的鞋子陷在雪窝里不见了,高光辉二话不说,脱下自己一只鞋给孙日刚穿上,用手绢包上自己的脚就出发了。一路跋涉,他脚趾冻肿了,脚掌磨出了血……

  融入部队,高光辉开了个好头。当排长,全排荣立集体三等功;当连长5年,他把一个多年的后进连,带成师“先进连”;把另一个先进连,带成集团军“标兵连”。

  回首当年,高光辉至今思绪难平。他说,学生官在基层第一任职遭遇挫折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这种现象,直到今天依然考验着一个个戎装书生。我感到,第一任职对于大学生干部来说,是一道很重要的“坎”,要想让大家对“书生领兵”没有偏见,我们就不能做纸上谈兵、夸夸其谈的赵括、马谡。

  关于能力的牵引:“战争忧患,是军人成才的最大驱动力”

  这个师的炮兵团,是苏宁生前所在团。

  望同侪,高光辉敬仰战友苏宁。苏宁从军23载,每天晚上枕着叠放军装的包袱皮入眠。整晚整晚守着简陋的小屋,泡方便面就咸菜钻研军事学术,点半截蜡烛研究高技术战争……

  望前辈,他崇拜名将粟裕。他说,粟裕大将一辈子最大的爱好就是观地形、看地图。胜利了,进城了,在繁华的大街上别人逛商店看商品,他却琢磨这个街区怎样攻占,那个要点如何固守……

  因此,高光辉认为:“战争忧患,是军人成才的最大驱动力。”驻足东宁要塞,面对当年日军在亚洲构筑的最大的军事要塞群,高光辉心里波涛起伏——没有一支强大的军队,就没有强大的国防。

  展阅史卷,一组数据震撼着他的心:据不完全统计,在有记载的5560年的人类历史上,共发生过大小战争14531次,平均每年2.6次。中国是战争频繁之国,见诸史籍的战争发生了近5000次,约占世界战争总数的1/3。

  强大的军队,呼唤高素质的军人。如今,在师职干部行列中,高光辉不但拥有硕士研究生的学历,还是两所军事院校的部队研究生导师。但让他感到最紧迫的,依然是学习。

  2000年,高光辉调任某反坦克旅旅长。步兵出身的他主动拜炮兵尖子马海涛、导弹射手陈红军为师。不到一年,就掌握了全旅两大主战装备的8种专业技能。2001年,沈阳军区组织反坦克主战装备“水上打”考核,高光辉第一个上场,打出了首发命中的“开门红”。

  2006年,高光辉走上师长岗位时,恰逢全军军事训练转变号角吹响。他主动找到信息工程大学毕业的机要参谋陈建楠,拜小陈为师。如今,全师几十种信息化装备他全能操作自如。

  记者在采访中看到,在高光辉的家里、床头、办公室,到处都是书。其中,既有《战争论》、《信息战》、《太空防御战》等军事专著,连《论金融危机》、《全球经济增长与世界和平》等经济方面的书籍都不少。

  高光辉的搭档、该师政委许凤元告诉记者:多年来,高光辉每天看书两个小时左右的规矩雷打不动,外出出差随身带两本书籍,火车上、宾馆里也看上几眼。睡觉前半小时,他还上网浏览世界军情动态……

  关于军人的视野:“放眼世界,汲取我们最需要的营养”

  挪威之行,坐在直升机上俯瞰,舷窗下的一幕幕情景,深深地刺痛了高光辉:参演十多个国家的不同军兵种都能调动自如!

  审视自己的演练,高光辉有一种如坐针毡之感。某新型通信系统操作手按错一个按钮,部队陷入盲区;某工兵连不能按时开辟通道,使装甲攻击群遭受重创……

  高光辉强烈地意识到:“只有做到各军兵种末端的单兵联合,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联合作战。”归国之后,高光辉领衔研发了“远程无线指挥系统”、“无线数传指挥系统”,实现了各军兵种分队的互联互通。

  一次演习,“蓝军”猛扑而来,司令部提出“强击突贯,纵深围歼”的建议,高光辉略一思索,将之改为“空地一体打击、全域分割歼驱”,待“蓝军”逼近时才出击。结果,“红军”大胜。


  还是这次演习,激战中,主攻群提出“5个营弹药基数”的需求,高光辉一算,这些弹药要拉整整150车,而战场目标只有32个。

  “这岂不是‘杀鸡’用‘牛刀’?”他告诫各级指挥员:指挥信息化战争,不能盲目地猛冲狠打,应该攻其要害,一剑封喉!

  精度从哪来?高光辉想起在俄罗斯留学时,教官引述的恩格斯的一段话:一个事物只有可以用数学的方法去描述时,对它的认识才是深刻的。

  算得准才能打得赢。高光辉带领攻关人员,研究建立了“精确指挥控制链”,火力反应时间缩短了一半,命中率提高了10%。每一轮火力攻击结束,火力毁伤评估系统都能辅助判定:打得够不够,要不要再打,用什么装备打,打到什么程度……

  去年年初,高光辉又参照外军经验,提出研制开发“兵棋系统”。“小兵棋”推出了“大门道”。以往,对抗训练的难点是双方战损裁决,兵棋推演采用科学计算,可以完整模拟战场上人员伤亡和装备损耗。

  放眼世界,才能汲取我们最需要的营养。谈到这些事,高光辉说:“当代中国,已经融入世界。大学生干部只有不断开阔眼界,培育登高望远之视野、兼容并蓄之涵养,时时处处从大处着眼,从大势考虑,切实做到大气做人,大气谋事,方能一览众山小。”

  关于带兵的态度:“没有难带的兵,只有没本事的将”

  提起带兵,不少大学生干部都感到“发怵”:“现在的兵,越来越难带了!”对此,高光辉的态度是:“没有难带的兵,只有没本事的将。”

  当排长时,他带的排曾荣立集体三等功,本以为上级会提拔自己到标兵连队当主官。可没想到,组织上却把他放到一个全团有名的后进连当连长。于是,不少人都说:“高光辉要想出头,怕是难了!”

  然而,高光辉却认为这是“更大的重用”。他整天和官兵一起摸爬滚打,连队当年就摘掉了后进的帽子,荣立集体三等功。随后,上级又把他调到一个先进连队,他如鱼得水,连队连续3年被师团评为先进连,3次荣立集体三等功。

  “这次,该提拔重用高光辉了吧?”大家深信不疑的时候,高光辉却原地不动,与他一起当连长的同学,不是调职晋升就是调进了机关。

  然而,高光辉心如止水:“这说明,我带兵的本领还没有练到家。”结果,当了整整5年连长,他被沈阳军区树为“连长标兵”,荣立一等功,跨过副营,直接当了营长。

  2003年10月,正当高光辉在某反坦克旅旅长的岗位上干得正欢时,反坦克旅在军队体制编制调整改革中撤编,被组建成预备役反坦克旅,高光辉就地从野战旅旅长变成了预备役旅长。

  一下子从军区的重点部队退居“二线”,不少人惋惜地说:高光辉这回怕是要“废”了,在预备役能干出个啥名堂。

  面对这一“意外变故”,高光辉仍没有气馁,他坚信:“没有没出息的岗位,只有没出息的人。”他的选择是:“把预备役部队当成野战部队来建设,把预备役官兵当成野战部队来带!”

  一年后,高光辉由于成绩出色,又被调回野战师当副师长。在副师职的岗位上,高光辉先后到过4个单位,一干就是近7年。正是这不同单位不同岗位的历练,使高光辉的带兵能力不断攀升。

  谈及这些经历,高光辉感悟很深:“一年当排长,二年当连长,三年四年当营长,五年六年当团长……有这样想法的大学生干部大有人在。殊不知,大学生干部的最大弱项,恰恰是带兵能力。没有基层的艰苦磨练,一切无从谈起。只有迈过这个门槛,军营之路才会越走越顺。”

  关于成长的感悟:“让我自然生长,肯定不会有今天的我”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该师有个“123大学生培养工程”,颇受大学生干部欢迎。所谓“123”,就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干部分配到师里后,必须先参加一个月的集中强化训练,再当两个月的兵,最后当三个月的班长。

  率先倡导实施“123工程”的,就是师长高光辉。该师政委许凤元介绍说,高光辉的这一举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反哺”。

  谈起自己的发展之路,高光辉心怀感激:从连长、营长、团长到旅长、副师长、师长,组织上先后6次选送他进军事院校学习深造。刚毕业没两年,团队就送他到大连陆军学院参谋训练队学习,把他培养成了“参谋全能尖子”;当营长两年后,又送他到南京陆军指挥学院进修;当上团长后,上级又送他到国防大学、海军指挥学院深造。这还不算,2002年初,组织还选送他到俄联邦武装力量合成学院留学,让他的求学之路一步跨出国门。

  据沈阳军区干部部门统计,高光辉先后在步兵、装甲、炮兵、反坦克兵等11个岗位上任过职,能够指挥11类部队、熟练操作使用12种主战武器装备。

  “如果没有组织的精心设计和培养,如果没有我军人才战略工程的实施,让我‘自然生长’,肯定不会有今天的我。”感慨之余,高光辉的话题在延伸:如今,大学生干部进军营,很容易出现的一个倾向性问题是:单线成长多、复合发展少。有的过早进入机关,缺少基层主官经历;有的则一直在基层工作,缺乏机关工作经验;有的在一个岗位一干就是很多年,缺乏多岗位复合锻炼……这些问题要解决,光靠大学生干部自己努力不行,各级领导必须主动帮助设计。

  因此,高光辉对大学生干部“设计成长”格外上心。当某反坦克旅旅长时,他建议党委出台政策:大学生干部考取研究生,奖励现金3000元,还要专门召开表彰会,用旅长政委的专车送行。他当年送出的大学生干部,如今硕士已有一批,还有4名博士。

  回首往事,高光辉感到,剖析一些大学生干部的军营失败之路,多是败于“自我设计”,越是自命不凡,越是跌跌撞撞。其实,突破这个“怪圈”不难,那就是把“设计”交给组织,把苦干留给自己。至于如何抓住机遇,高光辉的理解还是实干:“坐着没有机会,走着有一个机会,跑着有两个机会,长跑就总有机会!”

  关于未来的寄语:“不能用‘昨天的我’复制‘今天的他’”

  20多年过去了,谈起老团长兆士英,高光辉依然感激万分。

  当初在部队当排长,他温文尔雅,办事和风细雨,有人却说他“文绉绉的,没点虎气”;抓训练,他爱琢磨问题,可有人总说他是“瞎琢磨”……

  “咋干都不对!”那段时间,高光辉很苦闷。一次,全营组织体能训练,每天跑5公里,有的连队甚至每天要跑两个5公里。为了缓解疲劳,高光辉带领官兵踢起了足球。结果,刚踢不到10分钟,营长就怒气冲冲来到操场,一把将高光辉拽到一旁:“别人都在跑,你干啥呢?马上就要考核了,你还玩,不想干了?!”

  高光辉感到很委屈,跟营长解释:“文武之道,一张一弛……”话还没说完,就被营长打断了:“别转文扯淡,糊弄谁呢?我们当连长那阵,5公里那是领着战士跑……”

  没想到,这件小事居然上了团党委会。最后,竟然还是高光辉“占了理儿”。原来,事情传到兆团长耳朵里后,他的一席话让营长低下了头:“我们跟年轻一代相比,思维和理念都落后了,有些东西我们看不懂,不是年轻一代的问题,而是我们的观念没跟上。”

  感激之后是深思。从那以后,高光辉不时告诫自己:当年自己的遭遇,不能在新一代大学生干部身上重演,不能总用老眼光看待大学生干部,动不动就讲“当年我们如何如何……”

  2007年,师里局域网建成,许多大学生干部成了“网迷”。没过多久,有人建议关闭师里的局域网,理由是:有些干部“沉溺”于网络,搞不好要出事。然而,高光辉没有妄下结论。他逐一找“网迷”聊天,没有关闭局域网,而是组织机关研究、出台了网络管理使用规定。

  结果,网络管理不仅没出问题,师里还多了3名网络工程师!

  为此,高光辉这样感慨:“新时代,必然催生不同以往的军人,他们的性格气质、工作方式、处事特点,都有新亮点,我们不要轻言‘看不惯’。从某种意义上说,端正看待大学生干部的视角,是我们这支军队大有希望的标志!”

  结束语:一名军人的足迹与一个时代的足音

  行文至此,记者有一个强烈的感觉:大学生干部从初出茅庐,到指挥千军万马,这是我军现代化建设的必由之路,也是新型军事人才成长的必由之路。

  尽管,这篇文章的笔墨集中在高光辉身上。但是,字里行间回响的是我军新一代指挥员阔步前进的铿锵足音。一代代大学生干部坚韧不拔的自我磨砺和各级领导满腔热忱的帮扶,汇聚成一首动听的交响乐,给予我们坚定的信心、深深的启迪、无限的畅想。

  军校大学生、地方大学生、国防生、特招干部……如今,我军人才战略工程之路越走越宽,大学生干部的阵营越来越壮大。在军委、总部和各级领导机关的殷切盼望、悉心筹划和热情推动下,大学生干部宽阔的成长道路正在延伸。

  让历史告诉未来,我军新一代大学生干部必将不负厚望,奋力前行,走出更加精彩的光辉之旅!

相关热词搜索:|第一任职|

上一篇:从学子到良将的路有多远
下一篇:这一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