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干部吴坚章对杨业功的心灵倾诉首页 > 砺剑成才 > 军事训练 > 正文

大学生干部吴坚章对杨业功的心灵倾诉
2008-04-10 14:27:00   来源:1   评论:0 点击:

     一个人怎样地深爱着另一个人,只有深爱者最清楚;一个人怎样地影响着另一个人,却只有被影响者最明白。“虽然你已经远去了,我却能看见你的匆匆步履,听见你的殷殷呼唤。将军,我有那么多的话要向你倾诉,我深信我们的对话可以跨越时空……”国庆前夕,北空混成某师某导弹营技师、大学生干部吴坚章,作为“学习杨业功,践行先进性”的积极分子,在全团连续作了4场演讲报告,场场反响强烈。他报告的内容,便是他含泪写给杨业功的一封永远寄不出去的信。 

——关于生命与激情的倾诉 

    “这是我有生以来写得最长的一封信。”吴坚章沉浸在对杨业功的尊敬和折服之中:我也不知道,那天夜里我怎么就这么一发不可收,竟然写下了近万字!也许是我有太多的话需要向杨业功将军倾诉。因为,我曾一度太“现实”了,现实得让我自己都感到窒息——我也有春风得意的风光岁月。中考、高考成绩优异,赚足了面子。大学更是年年拿奖学金,年年当“三好生”、学生会干部,大学二年级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2003年7月,空军从兰州理工大学特招了4名优秀大学生,我便是其中之一。穿上梦寐以求的军装,我豪情满怀,壮志冲天。然而,初入军营的新鲜感过去以后,我却陷入了彷徨、郁闷——与过去的同学相比,收入上有差距、业余时间没自由、所学的知识难于派上用场。我发现自己“入错了行”。休假期间,我在与地方青年的接触中发觉,社会上确有一种“泛俗”倾向。“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你也应该现实一些呀。在部队干不出什么名堂就尽快转业,可别错过了发展机遇哟!”这样的劝告给我的心灵增添了许多喧嚣与浮躁,我动了“走为上”的念头。将军,说来你别见笑。我是看到一条“杨业功事迹感动百万网民”的信息后,才到处找有关你的报道看的。当时我一边找报纸一边还暗自嘀咕:杨业功到底是个什么人物呀,他也能让我这个没了激情的人激动起来吗?毫不夸张地说,你给了我一种前所未有的激情,你逼着我对自己进行了一次严厉的人生盘点和心灵解剖。将军,你41年军旅路,不论在什么位置,都始终保持着饱满的激情和干劲。你平时极少应酬,而是扑下身子抓工作,下部队身上永远带着“水壶、大衣、方便面”三件宝。你是这样惜时如金、珍爱生命中的分分秒秒!我的灵魂受到了震撼,并被不断地抽打和拷问:将军身居要职,疾病缠身,却能以“步履匆匆、时不我待、激情四射”的人生状态创造一个又一个辉煌。我初入军营,怎就如霜打的茄子?初挂云帆,怎就甘愿落得个“雨打归舟”?激情的消失,就是生命的衰竭。看完数十篇有关你的报道和文章后,我走出了迷茫和消沉,写下了这样一首自勉诗:好男不思报国志,枉度青春苟且生。而今迈步从头越,风吹雨打沐征程。 

——关于生命与使命的倾诉 

    25岁的吴坚章一脸黝黑,那双明眸透出雨过天晴后的欣慰:“杨业功之所以会磁石吸铁般紧紧地吸引我,不仅因为他让我已经‘冷’了的血重又‘热’起来,更是因为他使我明白,作为军队里的新一代知识分子,在履行我军新的历史使命中,理应有更深层次的担当。”他在写给杨业功的信中,记录着杨业功对他的唤醒和催促——“使命高于生命,责任重于泰山”。类似的话我过去听过不少,都没留下太深的印象,但当你用生命对这句话作出注解时,我才真正掂出了它的分量。你说:宁可身体透支,绝不欠使命职责的账!你在此生最后一份述职报告中写道:病魔只能摧毁我的身体,但摧不垮我的钢铁意志。一旦康复出院,我还要和战友们一起驰骋在“战场”!这是一个共产党人、一名共和国军人的庄重誓言,你一生的时间、全部的生命,都在兑现着这个誓言!从我简单的军史知识中,我发现,每当军队建设与发展处于重要转型期,都要呼唤大批社会优秀青年到军队服务。延安时期,大批知识分子涌入延安,给这支以农民成分为主的军队注入了新的生机和活力;建国初期,为兴办军事院校,一大批知识分子应征入伍;六十年代初期,为粉碎蒋介石反攻大陆的阴谋,大批高中生、大学生进入部队。“文革”结束后,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征召第一批地方大学生入伍干部后,又有大批优秀大学生陆续踏入军营。不管在哪个时期踏入军营的知识青年,他们都理所应当地肩负着更为重大的使命,都有义务有责任完成更深层次的担当。否则,他们就有愧于党和国家的培养,有愧于历史对他的选择、军队对他的厚望。他们的人生,也就难有生命质量可言。 

——关于生命与信仰的倾诉 

    吴坚章说,世上失去了杨业功,天上却多了一颗璀璨的星星。仰望着这颗星,人生就不会迷途;有这颗星注视着,工作就不敢懈怠。在写给杨业功的长信里,吴坚章对如何从“根子”上学习杨业功,也有他独特而又实际的领悟—— 

    有段时间,我不时听到这样的议论:现在这些大学生干部,不少是绣花枕头,没几个有出息的。为了争口气,我暗下决心要露一手。在执行某项重大任务中,我不仅随部队圆满完成了任务,还结合任务编写出了某型导弹发射故障汇编100例、某型导弹发控电气原理图,为新装备始终保持良好的战备状态搜集、积累了大量第一手保障资料。我因此荣立了三等功,并参加了师先进典型事迹巡回报告团。但我清醒地意识到,为着某一个小目的,是能够干出一两项漂亮活来。而要像你那样把毕生精力倾注在一项伟大事业中,像你那样“活一分钟,就要燃烧六十秒”,没有崇高的理想、远大的志向、坚定的信念,是决不可能的。人在迷惘的时候,凭借某一功利性冲动,也可以走出一段小彷徨。但如果没有坚定的信仰,就很可能会走进另一个大彷徨。我在立了功当了先进之后,想到的是“该用我一下了吧”。掌声鲜花过后,见没啥“动静”,我又没劲了,甚至觉得被“亏待”了。 

    有大格局,人生才有大气象。不解决好“为什么而生、为什么而死”这个总开关的大问题,终将难当大任,难成大器。我是导弹发射架上的一名技师,我知道:一个导弹发射架的电气部分,是由发控系统和随动系统两个系统构成的,如果随动系统出了问题,不能只在随动系统里找原因,还要从发控系统找根源。人生也同此理,如果人生观这个“发控系统”有故障,“随动系统”是不可能正常运作的。你是一名卓越的将军,但你首先是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你的军人品格,是建立在你对使命的神圣感和对信仰的归依感上。 

    将军,胡锦涛总书记称赞你“谱写了一曲当代军人为国奉献的壮丽乐章”。我也许当不了将军,也很难达到你这种常人难以企及的人生境界。但我今生今世都会向往着你的壮丽。因为,它是共产党员和革命军人所应有的追求,是我们生命中不能没有的壮丽!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全军优秀地方大学生干部先进事迹首场报告会在清华大学召开
下一篇:戈林的傲慢阻扰了二战德国航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