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总排行

频道本月排行

军人情结首页 > 新闻在线 > 经验交流 > 正文

军人情结
2008-04-10 14:27:00   来源:1   评论:0 点击:

    一年多的时间不能算长,也不能算短;

    一辈子的时间不能算短,也不能算长。

    选择是瞬间做的事,执着是一辈子要做的事。

    说不清为什么,我总有一种对军营的向往,喜欢读军旅故事,喜欢看军事纪录片,喜欢看军事展览,喜欢各种模型,甚至渴望大学里每年都组织军训,并由此被同学们怒斥为“受虐狂”。在深究其源而不得其解之时,我便将其看作是男儿生来具有的血性所致。

    我想,即使经历一千次军训,军营在心里也只是一个幻影,一种想象,也只是藏在心底某一个神秘的角落里,“绝知此事要躬行”。对于我来说,可能只有投身军营汗洒沙场,才能将满腹的渴望挥洒的酣畅淋漓!

    清楚地记得,爷爷经常看着黝黑结实的我说:“要是考不上学,去当兵也行。”那时,我下决心一定要考上学。而今,考上学的我依然选择了当兵。爷爷说:“你把我心中最有出息的两条路都占了,行!”

    如今,我在国防生的行列里已经成长了一年多。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体会到了什么是压力、责任和使命,认识到了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一年多的时间里,我每一天都在成长,每一天都更坚强。

    放寒假了,一回到家就觉察到了爷爷的微笑,这次笑不是因为我,而是为他自己。他是抗日战争时期的老战士,一九四四年冬季,抗战即将胜利,他却在攻打临西城时不幸负伤。就这样,他脱下了军装,后来在村里当了民兵连长。二〇〇五年是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国家为抗战的功臣们颁发了抗战荣誉勋章,于是微笑就常常出现在他布满皱纹的面颊上,在豆粒大的乡村里,这是无可比拟的荣誉。

    军人为使命而生,战士为荣誉而战。

    在这一年多里,我时常会透露出“我是国防生”的自豪,并非觉得自己另类,也非觉得自己特别,更不想拿什么当幌子,只是潜意识中已烙下“我属于国防生”这一印记。在老师、同学、亲友等关系之外,我开始思考着另外一种情谊:战友!我对这两个字充满了惊喜并尽情地享受着这两个字所带来的微妙的感觉。我总在想,我终将成为一名军人,终将有自己的战友,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情呢!

    每个人都有梦,只不过有些是彩色的,有些是黑白的。我的梦只有一种色彩:以绿色为基调,以绿色为主题。现在,爷爷的梦由我延续着。其实,军人的梦每时每刻都有人在延续着。

    从《亮剑》中我看到了传统军人的血性,从《沙场点兵》里我领略到了现代军人的素质。

    军人雷厉风行的作风;
    军人坚硬如铁的纪律;
    军人刚毅果敢的品格;
    军人文武双全的素质;
    军人疾恶如仇的血性。

    或许,我注定了要把自己历练成一名军人,从很久以前开始,也从现在开始。

    我有时会将军营和夏天联系在一起,因为夏天的热,夏天的烈,夏天的疾风暴雨,夏天的翠绿满怀!夏天里的一切都更为倔强,更具生气。

    朋友问:“做国防生的感觉如何?”

    我说:“ 憧憬并敬畏着!”

    一辈子不能算短,一生能做的事都在这里了。

    一辈子也不能算长,军人的梦一生都做不完。

    身处地方大学校园里,长在军旗下。无需华丽的辞藻,无需优美的语言,我微笑着面向军营。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燃烧激情——博士李世才的追求与事业
下一篇:心在高处 根在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