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总排行

频道本月排行

单车青海之行首页 > 新闻在线 > 经验交流 > 正文

单车青海之行
2008-04-10 14:27:00   来源:1   评论:0 点击:

  编者按:国防生的生活总是不乏多彩的一面。今年暑假,07级国防生李想、任振宇仅仅利用单车,从呼和浩特行至青海湖,一路上虽颇具艰辛,亦精彩不断。本期《青春飞扬》栏目将为大家一同分享他们的故事。由于快讯篇幅有限,不能将全文登出,只能从“旅行笔记”中摘选出部分精彩段落,以飨读者。为了不改变作者意图,本文在选编上也尽可能的保证了文章的原貌。
 
  考拉看到上传的照片后说了一句:“茄子每个暑假都过得那么有意义啊”。恩,想想也是,此行还真能算是我这20年来做过的比较疯狂的事了。
  这次出行团队配置是两人,我和任震宇(男,90年生人,系北科大07级机械国防生,是本次二人小队的主要策划人员以及技术骨干),震宇牵的头儿。我俩从内蒙古呼和浩特开始,途径包头、乌海、银川、景泰、中卫、兰州、西宁,然后环湖一周,最后再回到西宁。除去兰州至西宁坐大巴的路段,行程大约1800公里。16天的骑行日子里,震宇扎胎两次,我一次;帐篷被人捡走;错过大巴一次;震宇感冒高烧一次,我吃拉面辣烫到淌眼泪半夜拉肚一次;环湖最后两天变天,刮风下雨。总之,一路上应该说很顺利了。
  回到学校,整理了一遍沿途的随笔,发布出来,希望能为国防生同学的野外生存和意志培养带去鼓励。   
  下定决心,你的旅程就完成一半了……
 
  Day    3
  今日行程计划:目的地——吉日格朗图;路程——大约125km。
  按照昨晚客栈老板娘的丈夫的热心建议,今天将不过五原,而是取捷径,上一条穿沙公路。早餐过后,我俩先是沿着昨天来时的路往回折了大约6公里,然后向西一拐,一条宽阔干净的柏油马路“唰”的出现在了眼前。
  这样的路上骑行,背着朝霞,晨风里,没了国道的喧嚣和无聊,倒多了一份小儿逐蝶的闲淡与温馨。先是一个小缓坡,坡顶是一座桥,远远地挡住了后面的风景。如果说每一个上坡都是一个床前故事,那么结局就是坡下的美景,你很难猜到结局是欢天喜地还是涕泗横流。而这次,仿佛是某个青春偶像剧的导演极尽浪漫之能事,那铺天盖地金灿灿的葵花田就说明了一切。我就这般安静地放着坡,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风,吹在脸上,清而不冽。而那上百亩八点钟的葵花田,我对我可悲的文笔深有自知之明,就不打扰这美景了,让她静静地躺在记忆最深处吧。
  我想,此后的很多年,这里也将是我的魂牵梦绕之地——蓿荄乡。
  前行不久,又与黄河大桥不期而遇,正在维修,上面不让走,而这也给了我俩与黄河零距离接触的机会。“亿利黄河大桥”不知谁起的这个奇怪名字,在它旁边临时用铁板搭了一条辅桥,铁桥离河面是如此近,不禁令人担心这要是暴雨天,还不成了“水底通道”了。水速很快,盯久了会觉得自己在水面上飞,那种晕晕的感觉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告别“亿利”,一路伴着路边各种吃草的大型哺乳动物那淡定而默然的目光,向北行了一段后,不经意间我望向西方,在草的尽头隐约可见几个黄色的沙丘,我犹豫了一下,然后还是兴奋的大叫了出来“沙漠!”。震宇半信半疑,不过同意过去看看。草中骑了不到一千米后,几乎可以肯定了,这就是沙漠。在沙漠边万分艰难的把车子推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后,拎上相机,我俩开始向深处进发。这似乎就是库不齐沙漠了,呆呆望着向西绵延不尽大大小小的沙丘,或许是受《鬼吹灯》还是《盗墓笔记》某些情节的影响,我有一种很神奇的感觉,沙漠腹地中肯定有很多诡异的不为人知的秘密。
  路过一个叫碱柜村的地方时,在村头儿讨了一杯水,那户人家正在吃午饭,好心的老奶奶还留我吃饭,我脸皮还是太薄啊,哎。这次我行在震宇前面,出碱柜村后找了一个整数的里程碑停下来,正在我边喝水边等震宇的当儿,从村子方向骑过来一个小胖孩儿,愈近愈觉得这孩子是奔我来的。果然,在我坐着的那块里程碑前,他停了下来,鼻子上面挂满了圆滚滚的汗珠,喘着大气说道:“可追上你了。”我的心里纳闷呢“难道这么热情,请我回去吃饭”。
  “你这身好帅啊,你是去干吗啊?”
  却只是个好奇的孩子啊,我有点不要脸的失落。
  “骑车子旅行啊。”
  “你从哪里来啊?”
  “北京。”
  “不信。”
  “嘿,等下”我翻出我的学生证“是吧?”
  “哇,真的啊!”小胖一脸天真的惊讶,让我想起小时候也是这样,对什么都充满了一种敬畏。小胖脸黑黑的,灿烂的笑起来时会让我想起早晨那千万朵葵花里最阳光的一朵。小胖跟我说他叫“张圃中”,“一旗小学”五年一班,家里种西瓜和葵花,俨然把我当成了他的新朋友,而我也很荣幸能有一位如此纯净的孩子做朋友……后来小胖妈妈骑着摩托来找他,小胖拉住我主动要求合一张影。
  除了小胖,后面的路就没什么亮点了。下午5点左右,顺利抵达吉日格朗图,先找一户院子住了下来,然后就出去觅食。进食充分后,摸着头顶的头发,想起这几天被头盔压的实在痒得很,干脆剪了去。那理发的胖师傅可真是身手了得,民间高手啊,一把五彩的剪刀在手里玩儿的熠熠生光,突然想起一句让人不寒而栗的话“理发师玩的都是人头啊”……
 
  Day    6
  今日行程:目的地——银川;路程——128km
  答应老乡的,早餐去他家和豆浆。我俩过去时,店主夫妇正忙得不可开交。进门儿后,要了6个油炸糕(和家里的味道一样:))
  两碗豆腐脑(后来又添了两根油条、一个包子、一碗豆腐脑儿)。付账时,二老有抓空儿和我聊了两句,叮嘱路上小心,倍感亲切。
  刚出乌素图苏木时,连着几个中缓坡,仗着清晨储备能量比较足,上坡都是冲上去的。大约一个小时,我意识到,自己已经悄悄地在某个无名的里程碑处离开了内蒙,骑入了宁夏。就这样作别了内蒙古的大沙漠、绵延的阴山山脉、“甜到忧伤”的冰凉西瓜、撑到爆的排骨烩酸菜,还有那最让人遗憾无法看到的大草原以及在我耳边窃窃私语了几天的那属于内蒙的风……除了震宇相机里的几粒沙子,我可真是什么也没带走了。
  我一直很信缘分,总认为世间一切的果必然有因,前世的或今生的,不只是人与人之间。就像今天与“丁小路”的相遇,不能说不是机缘巧合,如果不是109国道前方修路,如果不是饭店门口的好心司机告诉我们去走滨河大道,如果不是我跑到人家大门口去问路,那么可能真就和这一段美丽的小路擦肩而过了。
  其实景色也并没有多么令人称奇的地方,你要问起当地人什么感觉,他没准会不以为意地甩出平淡无奇的一句:“不就是几百亩水稻么。”事实还真就这样子,就是几百亩水稻,但美食需要情感去构建的。
  小路是柏油路,不宽,五六米的样子,过往车辆很少,显得很干净,两旁绿树成荫。紧挨小路的是两道不深的水沟,里面种满了芦苇,苇棒已然丰满,微风里摇曳生姿。再向外,倘若把你眼睛蒙起来带到这里,然后突然揭开眼罩,估计你会被那满满登登的绿搞晕的。目力所及之处,稻田被铺的很远,远方隐约有村落夹在稻田和山脚下。
  午后三点的阳光斑斑点点洒在路面上,偶尔会有一只垂头丧气的狗吐着舌头慵懒的慢慢踱着步子,也会有那么几个不怕热的小男孩胡乱的闲逛着,一如我小时候暑假的样子,看到我这身“奇怪”的扮相,先是一愣,然后见我主动挥了挥手,突然开心的笑起来使劲挥手回应我,这笑容温暖熟悉,一如五年一班的张圃中,使我想起蓿荄乡早上八点的葵花,干净、阳光。
路不是很长,不过我早已学会知足。一个丁字路口,想左一拐,最后再看一眼这条美丽的“丁小路“,便头也不回的向前赶去。
 
  黑马河到刚察:
  李想走错路了,他接着走G109,只好在环湖西路上等他,遇到一个徒步的哥们,他竟然穿着板鞋,好家伙。李想追上来之后我们就先向前走了,走了不多段路,看到了牧民大叔告诉我们的那个“传说洞”,进去看看?要收10块钱的蜡烛费,因为根据牧民大叔的说法,进去之后手电筒打开什么效果都没有,只有烛光才能看到,传说这个洞可以直接通到拉萨,可惜最远只有人走到1公里。
  正好徒步的那个大哥来了,索性叫上一起进去看看。一开始还好,还比较宽敞,可是越到里面越窄,最后不得不爬着进了,传说只要过了这一段里面人就可以站着走了,可是怎么没办法进了,原来到这儿就是牧民大叔说的已经给堵住的地方。洞里有点湿,我们出来一看,好家伙,全身是泥,不过重见天日了,洞里太黑了,没有烛光什么都看不到,最郁闷的是我膝盖磕着两下,喷点药。
  再向前就是轻松多了,看到一个路口,下去玩玩?这路实在不好走,有十多人在这儿,自驾来的,这儿没有沙滩,完全是鹅卵石,水温还可以,下水玩会,感受感受青海湖的水。
  到了鸟岛是下午一两点吧,鸟岛就直接跳过,这个季节就且罢了。直接去刚察喽,环湖西路快走完的时候有一段路距离青海湖好近,这儿还是沙砾,不是鹅卵石了,好!李想说感觉青海湖在哪儿照相都一样,哈哈,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带走一瓶水?我就不带了,李想带了一小壶,他说水有羊奶的味道。
 
  后记:这一路上看到的太多,听到的太多,我只是遗憾,感觉路才刚刚开始就结束了。此时的我舒服的坐在宿舍的椅子上,伸手就有水,困了就可以睡,全然不同,远行路上的艰辛,愈觉得生活的美好,打心底懂得了什么叫“珍惜”,什么叫“身在福中”。或许很多人看来,我们的这趟路程不过是瞎折腾罢了,一路来,我想到了一句话:或许有些时候付出远大于回报,就是对青春的最好诠释。 ★
◎文/2007级国防生   李想 任震宇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优秀,永恒的追求!
下一篇:历练飞翔 让自己能够飞得更远